> 故事:和女友患难相爱的第10年,我用一把菜刀亲手终结了我们的

故事:和女友患难相爱的第10年,我用一把菜刀亲手终结了我们的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十封信

门锁转动时,我仍躺在床上发呆...

“许子涛,你的情况怎么样?”梁娅闭着鼻子打开卧室的门,冲我喊道,“你现在几点还在睡觉?你一整天都没出去!”

“不……”我甩了甩混乱的脑袋哼道,“我只是今天有点不舒服……”

“不舒服?”梁娅没好气道,“真好!我是奴隶,但我必须有副主人的身体!”

“你能不能别这么无礼?”我不耐烦地捏了捏鼻梁,说道,“工作了一整天后,我很累……”

“哦!你脾气真好!”梁娅今天似乎心情不好,他的话越来越糟。“你管那叫工作,那工资还不够我每个月买一套好的化妆品!”

“梁娅!你非得这样戳我的脊柱吗?我知道你现在不尊重我,但你不必这么丑吗?”

“我鄙视你?”梁娅听到这话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“我鄙视你,我会毫不犹豫地和你在学校吗?我不尊重你,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后我会死心塌地吗?许子涛,你说话,但你要认真...你忘了我在学校时是怎么对待你的吗?我的整个青春都被抛向了你...现在你说我鄙视你!多么讽刺!”

“好吧!好吧。你不觉得每天说同样的话很无聊吗?”看着梁娅哭,我只觉得头疼。

“我不太累!我说的是实话!”见我又躺下了,梁娅忙跑过去抓起被子,“你给我起来!说清楚!”

“说什么!我真的很难过,你能让我休息一下吗?”我揉了揉滚烫的额头,心里不耐。

“大个子顶多是小感冒就这么严重!我已经累了一整天了,好吗!”

梁雅彬说,一边用被子捶着我的头,一边喋喋不休地谈论我的糟糕工作。我听够了,但我只是把被子盖在头上,根本没心情听她说话。

也许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出声了,她不得不狠狠地踢了我一脚,然后骂骂咧咧地走进厨房。我叹了口气,露出我的头,用一张大嘴巴呼吸新鲜空气,好像这样可以缓解我内心的抑郁。

“啊——”但几秒钟后,梁娅的尖叫声从厨房传来。“你买的鱼用完了!快点收拾!”

这提醒我晚上我要做糖醋鱼。现在我不得不放下被子,无可奈何地走向厨房。

“是的,是的,是的!赶紧杀了它!我不想让他在厨房里乱跳,因为他讨厌死人,就因为他闻起来像鱼!”梁娅靠在厨房门上,指引我,渴望过来卸鱼。

当然,她天生害怕。虽然她非常喜欢吃鱼,但她决心不杀鱼。

"我不得不说,你做的鱼的味道仍然让我很高兴。"梁娅又说话了,他的语气缓和了。

“嗯。”当我回答时,我熟练地打开了鱼,打破了它的肚子。“你知道,我以前不知道任何食物。这些都是我为你学的。”

“这或多或少是一样的。”梁娅似乎对这句话很有用。她弹了弹手指甲,说道:“我不会浪费这么长时间死盯着你。”

我动了动嘴唇,猛地擦干。我的嘴角没有声音。因为我知道,在这样的话之后,通常会跟着一堆“但是”。

“嗯,要是你有一点本事就好了。虽然有一个会做饭的男人真好,但我不好意思说出这么懦弱的好处。”

“我不知道一开始我是怎么想的,但我喜欢像你这样的可怜男孩。”

“我们单位那个刘主任你知道吗?她在外貌和身材上都不如我。她甚至找到了富有的第二代!这真是不合理!”

果然,梁娅的抱怨来得不眠不休,一副不眠不休的姿势。压倒性的侮辱像刀子一样从我身后传来,就像长脚怪物钻进我的耳朵,直到它钻进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。

“杀了她!”一个猛烈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,像地上的雷声。

我捂住耳朵去抵挡那可怕的声音,但我身后的梁娅似乎不愿意就此打住。

“你好!许子涛!我在跟你说话!你确实说了些什么!”她走过来,拉下我捂住耳朵的手,一脸怨恨地看着我。

“你说够了吗!”我一定会张开嘴,我僵硬的身体会出现在我旁边的油烟机上。我想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很糟糕。

“你...你这么凶干什么!”梁娅看着我,结结巴巴地说,“你还想打我吗?”

我握紧拳头,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。我需要马上出去。我需要出去透透气!

“你在干什么?”梁娅拉住我的袖子,“说你两句你想逃跑!你能取得一些进展吗?你是个大男人有事情要隐瞒你这是什么……”

下一秒钟,梁娅的尸体突然被我囚禁起来,她的声音突然停止了...

我发誓,我真的不知道菜刀是怎么落到梁娅喉咙里的。当我作出反应时,那把白刀子割断了她的喉咙。

那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刀。我是从一个卖鱼的小贩那里特别找到的。为了更好地清理梁娅最喜欢的鱼。它沾满了无数鲜鱼的鲜血,梁娅多次称赞鱼菜。

现在,它被她的血弄脏了。我不知道,我杀的鱼会怎么想?

“许子涛...你们...你竟敢……”梁娅结结巴巴地说。

“我敢!我没什么好害怕的!”看着梁娅不可思议的样子,我突然感到心中充满怨恨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世界终于平静了下来...

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放下刀,去水龙头洗手。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,血似乎洗不干净。我拍了拍水龙头,咒骂了一句,然后漠不关心地回到卧室。

这时,额头似乎更热了。现在,没有人再打扰我休息了...

奇怪的是我躺在床上不困。而且,毕竟...我刚刚杀了人!虽然杀死她就像杀死一条鱼一样简单,但似乎没有什么区别...

这真的不能怪我一个人。她对我梁娅如此,难道她没有错吗?如果她仍然保持她的小容貌,我怎么能愿意这样对她呢?

当我们遇见梁娅时,我们俩都处在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。

16岁时,我度过了我平常的时光。我遇到了一个女人,她影响了我的一生,因为在高中校园的水坑里有一个错误的水壶。

那时,她就像星星和月亮。相貌好,学习好,受欢迎程度高。而我,虽然我不坏,学习也很好,但是我很少和别人交流。

我家在一个偏远的山村,有许多孩子和贫困。我的梦想是安全地完成高中学业。

在我眼里,认识她如此耀眼只是一种奢望。因为我骨子里自卑,所以不允许我离光太近。

但是拿水壶的错误让我认识了她。正是偶然的相遇让我知道,像她这样耀眼的女孩没有我富裕。

根据她的话,虽然她的家不是一个偏远的地方,但让她上学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也许这是同一个命运,我们两个会逐渐熟悉,最后我们真的让我们一起走...

初恋是美丽的,羞于表达。这时候,聚在一起,上课时也是急着避开目光,玩笑间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当时,我们食堂里有一道非常受欢迎的菜,那就是第二食堂口的糖醋鱼。它酸、甜、开胃。女孩喜欢吃东西,梁娅就是其中之一。只是因为她的家人,她不常买。我甚至没有条件给她一条她喜欢吃的鱼...

虽然我没有资格,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没有资格。我们班的体育委员程阳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经常打梁娅糖醋鱼,但她不接受。

我记得那是高中的第二学期。那天是梁娅的生日。那天中午放学后,我早早在食堂等着给梁娅一条她喜欢吃的糖醋鱼。

我仍然记得糖醋鱼。红色,油性,略带甜味的番茄酱。这条鱼不是完整的,只是几条鱼。我特意恳求食堂的阿姨给我挑两块肉,只等梁雅来好好吃饭。

然而,梁娅没有来,但是程阳来了。他带了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,说是给他心爱的女孩的。他说他挑衅地看着我的餐盘。他眼中的轻蔑刺痛了我的心。

所有认识我们的学生都在看。虽然这些天我们没有透露我们和梁娅的关系,但是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怎么会不明白呢?他们现在正快乐地围绕着我和程阳,希望我能被打败并立即逃离。

可能是男人的本性,我竟然没有闪避。事实上,我对程阳没什么客气的。我只是对梁娅感到内疚。当我和她单独在一起时,我没有像其他男孩给女孩买零食和礼物一样给她买。

今天是她的生日,我只想让她吃她喜欢的东西,玩得开心。

只是当梁金雅第一次来到程阳的时候,我的脸还是红的。而且,每个人都知道如何选择一个精美的蛋糕和一条分散的糖醋鱼。

“谢谢你,程阳,我收到了我的心,但是请把蛋糕拿回来!我不喜欢无缘无故地接受别人的东西。”正当我想逃跑的时候,梁亚红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。

我转过头,兴奋得眼睛发红。

“许子涛,你跑什么跑!也许你不会放弃糖醋鱼,想自己吃!”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梁娅就从我手里接过盘子,擦了擦筷子,吃了起来。

“是的,它似乎有点太甜了。”她边吃边笑,“但我仍然非常喜欢它。”

喜欢,喜欢。我哑着嗓子,低声回答。

“你不是说你无缘无故不接受别人的东西吗?”程阳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。

“因为许子涛不是我的另一个人!”在我出声之前,梁娅又说话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整个餐厅都沸腾了...事实上,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,哪里会想到谁和谁应该是一对,但都是八卦之心,聚在一起。

“梁娅,我许子涛发誓,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爱吃多少就吃多少。”喧嚣中,我向梁娅做出了明确的承诺。

“嗯。我相信你。”她点点头,笑了笑,眼睛里充满了星光...

这星光已经成为我一生都想保护的亮光。

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我胸口一阵剧烈的咳嗽,打断了我的记忆。

我摸了摸胸口,抓起床头柜上的半杯冷水倒了进去。冷空气从喉咙流到心底,我的呼吸顺畅了许多...

依偎在被子里,我的思绪开始蔓延...

那年夏天,我和梁娅走出学校,加入了民工队伍。

我们学校的年轻人永远停在高二最后一堂数学课。

我们早期的恋情是被父母发现的。我仍然不知道谁起诉了。可能是程阳或者爱梁娅的小胖子偷偷坐在我身后。

我不知道,没关系。

当我到家时,一根碗状的棍子落在我身上,一连串的诅咒涌上我的耳朵。为了这些,我父亲已经携手并进了。

只是不知道,梁娅怎么样了...她的父亲很重男轻女,想她的生活也很艰难。

我对我父亲的殴打无话可说。你在说什么?说我真的没有因为梁娅影响学习?他不会相信的。但事实上,我真的没有因为梁娅而失去成绩。我知道我无能为力,因为梁娅只会更加努力地学习。我怎样才能让我的成绩下降?

我们俩之间的早恋是禁忌,但也是动机。它很美,但更像是对同一种疾病的依赖。事实上,我们并没有真正偏离轨道。

但是没有人相信。就我而言,我父亲不打算让我继续读高三。这一次,这只是我辍学的导火索。与此同时,梁娅被父亲赶出了学校。

但是说实话,梁娅和我从来没有恨过父母。客观地说,这不是他们任何人的错。梁娅的小弟弟出生在他父母的中年。这不容易,他也不健康。更不用说我了,即使我上了高中,考了大学,我也没钱去上学。只是两天前和两天后。

因此,经过两个多月后的接触,梁娅跟着我,乘公交车去了广州...

那时,我们口袋里只有不到一千美元。但是我们似乎一点也不害怕,好像我们出去的时候还有希望。我们希望我们赚的所有钱都寄给我们的家人,这样他们就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。

晚上,公路上的灯光映在我们两张疲惫而不成熟的脸上,斑驳而阴郁。那时,我们不知道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偏离我们设定的轨道,一切都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...

这真是艰难的一天!我们两个在工厂里一起工作,当服务员,当服装向导...我们做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工作。但是日子很紧...

但幸运的是,我们俩都买得起。在繁忙的工作日,我总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找一些小事让她开心。她也很明智,从不要求我做任何事。

我记得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样生病了。她整晚都和我在一起。虽然我已经告诉她只是轻微的感冒,但她仍然不放心一次又一次地测量我的体温,一次又一次地给我的额头降温,让我感到苦恼和内疚...我们互相鼓励,互相鼓舞,告诉对方日子会越来越好...

但是现实总是会慢慢消除我们所有的希望...我们的工资不高,但也租房子住。对饮食和穿着没有要求。他们都糊涂了。即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们一天只吃两顿饭,而且都只是一碗煮面条。

那时,我们买不起橱窗里诱人的蛋糕,情侣们经常约会的电影院,或者浪漫的烛光晚餐。即使平时去超市,我们也只能自动忽略一些男孩女孩喜欢吃的零食...

更重要的是,家人还呼吁敦促。我的家人劝我寄些钱回家,而她的家人劝她回去相亲。两个贫穷的人,加上两个背景不同的家庭,矛盾自然开始出现...

就在这忧郁和黄色的一天,我们开始了第一次争吵。

当我那个月拿到工资时,我偷偷把一半工资寄给了家人。而她在我背后,添加了一个网络号码来和她家人介绍的男孩聊天...

当背叛被发现时,我们俩开始像小丑一样互相指责。她指责我不是想着她,而是想着我那毫无价值的家。我指责她在明显缺席的背后缠着其他男孩。

那时,离别似乎是我们俩最好的结局。

梁雅拉带着行李离开出租房子的那天,我痛苦地握紧拳头。

但是我的条件不允许我留住她。我无助地看着她拿了些东西离开了我。关门的声音似乎是我们关系的最后一个音符。

直到现在,我仍然觉得那天的离别之心像刀子一样痛...

他的前额似乎滚烫,甚至他的胃也开始抽筋。我用手抱着被子,试图减轻疼痛。我想,在这个时候,真的没有人守在我的床边...

“小雅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她离开的那天晚上,我低声回到现场。眼泪像破裂的水龙头一样涌出...

“我不想,不想你离开……”我痛哭流涕,但心里怎么也抚不平空...我怎么能!你怎么能杀了她!那是我最喜欢的女人!

我挣扎着冲进厨房,但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...我尽力站起来,但我动不了。

“吱——”卧室的门突然被拧开,一个人影落在我眼前。

当我专心看的时候,结果是...(作品名称:我用十封信“杀死”了年轻时陪伴我的女孩)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500彩票 山东11选5投注 福建11选5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dyjj.com 袁店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